主页 > C亮生活 >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廖尹铎医师说明「思觉失调症」採用长效抗精 >
2020-06-15 浏览量:646 点赞:872 收藏:784
「思觉失调症」,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疾病名称,虽然因为戏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的热潮,这个疾病渐渐开始有人关注,然而随着戏剧落幕,讨论的声量变小,似乎又慢慢地变回一个鲜少有人关心的议题。这个以前称为「精神分裂症」的疾病对罹患疾病的人、对家属、对治疗者、对公共卫生及健康政策的影响,重要性其实远远不只是一个戏剧引起的短期现象。

  「思觉失调症」,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疾病名称,虽然因为戏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的热潮,这个疾病渐渐开始有人关注,然而随着戏剧落幕,讨论的声量变小,似乎又慢慢地变回一个鲜少有人关心的议题。这个以前称为「精神分裂症」的疾病对罹患疾病的人、对家属、对治疗者、对公共卫生及健康政策的影响,重要性其实远远不只是一个戏剧引起的短期现象。

 

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廖尹铎医师说明「思觉失调症」採用长效抗精


  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身心科廖尹铎医师表示「思觉失调症」是一个大脑的疾病,大脑就像是我们行为的主宰,像一个司令官发号施令给身体听命行事,而思觉失调症就像是一朵乌云垄罩着大脑,影响患者思考方式、对周遭人事物的感受、对应环境的行为决策等,虽然每个患者的表现不尽相同,有时候症状来来去去,但是共通点都是会对患者生活产生很显着的负面影响。「思觉失调症」发病的年龄可以是非常年轻,可能在15岁到30岁间发病,男性比女性又更早些。与许多慢性病很像,疾病会有一些症状前驱期,周围熟悉患者的人会察觉到一些生活上的习惯改变,可能是开始自我照顾变得不佳、不太整理外观或是不太洗澡,对于人际相处变得不自在,甚至显得疑心,足不出户,沉浸在他人难以理解的阴谋论、宗教神鬼等事务中,常感到难以解释的身体不适,有时前驱期可以长达数月或数年,即使尚未急性发病,但患者生活已经开始受到影响,学生可能会常缺课、无法专注、学业退步,成人可能会变得孤僻、工作旷职、或是与职场上他人起冲突等。研究显示,在前驱期大脑的认知功能已经开始退化,就像是一栋房子外观看起来还好,但是内部管线可能已经变得紊乱,失去功用。当进入疾病急性期时,典型的症状会包含无法辨识现实,患者可能会有各式各样的妄想,例如被害妄想,觉得有人要陷害自己,觉得被监控,被政治迫害,甚至是显着怪异的想法,觉得被植入晶片,被卫星定位,被下蛊,持续听到听觉幻觉抑或是看到视觉幻觉,患者常因为这些持续对话声音或是责备的听幻觉感到情绪焦躁或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等等。即便症状如此明显,但因患者往往已经无法判断事实或是幻觉,所以常无法察觉自己已经生病,拒绝治疗,把家人或是医疗提供的协助当作是被害症状的一部分,有时会发怒且暴力相向。由于患者对疾病没有病识感,医疗资料指出,一半以上的患者不愿意持续治疗,疾病复发的比率五年内高达50%。

 

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廖尹铎医师说明「思觉失调症」採用长效抗精


 

  思觉失调症的盛行率是1%,虽然生病人口不像高血压或是糖尿病如此多,但因疾病发病早,影响广泛,世界卫生组织将思觉失调症归类为引起失能的重要疾病之一。在患者刚要迈入人生独立阶段时,得到这一个很可能会持续一辈子的脑部慢性病,对自身或是整个家庭来说都是很难承受的打击,如果社会氛围又将疾病与疯子、犯罪、刑案等做汙名化的联想,会导致需要帮助的患者更难有意愿接受医疗协助,甚至避讳对家人叙述病情,让疾病不易好转。

  现代精神医疗的进步,其实有许多抗精神病药物可以协助病患对抗症状。一些传统药物的刻板观念,例如:认为吃精神病药物会变钝反应变慢,双眼无神,嗜睡,或是会全身僵硬等副作用,已经在新的药物上大幅减少,不再像以前会让别人看出患者是处于服药的状态,引来另眼相待。对于极度抗拒口服药物或是不愿意规律服药的患者,目前也已经有一个月甚至是三个月施打一次的长效抗精神病药物针剂。

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廖尹铎医师说明「思觉失调症」採用长效抗精


 

身心科廖尹铎医师说为了减少汙名化,医疗界以及公共卫生上其实这几年有很多努力,包含把旧名「精神分裂症」改为更贴近疾病现象的「思觉失调症」,希望病名能带有能够调节的意涵在,举办许多公众卫教活动、去汙名化活动,在医疗端成立病友支持团体等,这些都是希望在对抗疾病的漫漫长路上,有一些力量可以帮助病患与家属一同前进,减少社会歧视,协助病患的复原之路,重新寻回自己应享有的人生道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